融资4亿美元,新加坡领创集团如何成长为独角兽?

7点5度 1月前 1473

投稿


2021年9月22日,新加坡科技企业领创集团(Advance Intelligence Group)宣布完成D轮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华平投资和多家战略投资机构联合投资。据了解,此次融资估值超过20亿美金,融资额超过4亿美金,公司晋升为新的独角兽企业,也刷新了东南亚地区相关行业的融资纪录。


元璟资本作为公司早期投资方,从2018年起连续四轮投资支持公司发展。今天领创集团已经成长为东南亚领先的科技公司,旗下Advance.AI也是亚洲地区为数不多入选2021全球金融科技50强榜单的AI和大数据科技公司。此次融资完成之际,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跟小编分享了他与领创公司一起走过的创业道路,也总结了新兴市场出海跨境投资的心路历程。


跨境创业的格局与选择

刘毅然和Advance集团CEO Jefferson 10年前相识于新加坡,而后一直保持联系。2017年,他俩在北京重聚,刘毅然了解到公司2B业务已经在东南亚小有成绩。基于对中国发展路径的洞察和东南亚市场的理解,他果断向Jefferson建议切入2C市场。“2B是起手式,切入2C可以做大做强,”他说,“做2C吧,我来投你。”


在Jefferson看来,元璟的建议和公司的思路不谋而合。2个月后,领创的2C业务已经启动,且启动成绩不凡。刘毅然难掩激动心情,向公司抛出了投资橄榄枝。他认为公司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迅速挺进新业务,反映了双方战略共识上的高度共鸣,也反映了团队强大的落地执行能力。


刘毅然(右)与Jefferson(左)北京重聚


2017年11月,双方在新加坡敲定了投资意向。不为人知的是,领创之前不乏诸多优质股东,均为团队的新老朋友,而元璟资本则是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外部领投机构并且进入公司董事会。几年以后,Jefferson才告诉刘毅然,其实他当时早有意拓展新业务,只是在初期资金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不敢放手一博。也正是元璟的坚定支持,让他下定决心冲入新战场。回头看,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


回顾元璟投资领创4年多的时间,刘毅然自己感慨良多。一路走来,他把这里的一部分成功归结于创始人本身的视野和判断。


纵观全球范围内的新兴市场创业者,专业金融或战略咨询背景出身的成功案例不在少数,特别是金融科技领域。例如拉美最大数字银行之一NuBank的CEO,正是红杉资本负责拉美地区的投资人。在他看来,究其原因不外乎几条:首先,新兴市场环境和路径充满动态变化,企业掌舵人需要及时做出调整和适应。过往的职业训练可以让他们对商业模式和格局的思考判断更加敏捷。其次,专业背景让他们对金融业务模式有更成熟的理解,同时也对金融风险有更理性的敬畏;最后,金融科技创业离不开与监管层和资金端的密切合作,专业机构出身的创业者通常更能承担“资源整合者”的综合角色,长袖善舞。


回到领创身上, CEO Jefferson在创业前已经有了多年国际机构的工作经验。在创业路上,他能够在不同阶段捕捉到全球内的先进模式,并整合地区内优秀的工程技术资源和商业伙伴资源予以落地。同时,领创总部坐落在新加坡,也在区域内招募了大量专业的本地人才。顺应了天时地利人和,才能迅速发展壮大。虽然过去四年的高速发展并非一蹴而就,也经历了不少尝试和取舍,但团队都发扬了快速学习的适应能力,逐一化解。


新兴市场创业的路径和边界

创业公司的路径选择一直是个永恒的话题,领创在东南亚市场也经历了新的摸索和尝试。公司创始阶段就拥有一个对金融、数据和技术都高度理解的复合型团队,因此初创业务选择了技术输出的2B服务,凭借先发优势迅速打开市场,积累了自己的资源和数据。


随着东南亚市场的高速发展,团队敏锐理解到2B服务背后更广阔的2C市场红利。在这样一个新的市场里,团队完全可以重新定义自己的边界,“既要/也要”成为了可能。刘毅然回忆到,领创并非是进入2C市场的先发选手,彼时已经有诸多本地创业公司在做尝试。元璟考察市场后认为,领创团队的综合实力可以走的更远。事实证明,领创的确厚积薄发,后发先至。2C业务一经推出便迅速崛起,几乎没有经历太多的迂回。这背后,完美体现了战略选择的巨大威力。


2019年,顺利完成了C轮融资后,领创的C端业务已经进入东南亚地区头部。而公司仍然保持着高度的危机感,又开始探索新边界的突破。领创先后尝试了流量、数据、商城等多种商业模式,寻找新的边界,最终确定了公司下一代新业务的雏形——Atome(Buy Now Pay Later/先买后付业务)。这个被誉为新一代“花呗”的业务模式已经在全球催生了多家超级独角兽(欧洲Klarna,美国Affirm,澳洲AfterPay等等),Atome把目光锁定在了拥有6亿人口的东南亚市场。与此同时,服务众多卖家的电商SaaS业务也应运而生,发展迅速,公司的成长动力也完成了新的交接棒。



回头看,在创业路径摸索过程中,领创逐渐走过了三个阶段,经历了不同维度:从2B迈向2C,从金融迈向交易。对此,刘毅然评论说,这样的路径回头看貌似合情合理,但当时不管是管理层还是投资人都并不能清晰的预见到每一步变化。这样的路径,最终是市场和团队相互选择的结果。


立足中国视角,寻找国际化团队和结构性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底投资领创之后,元璟在新兴市场跨境出海领域进行了系统性的投资,公司数量近20余家并且不乏发展良好的优秀案例,投资组合跨越消费、金融、物流、科技等多个板块,横跨亚非拉美、中东欧洲等全球大部分地区,真正践行了“立足中国视角,寻找全球结构性投资机会”的理念。


作为科技领域的长期投资人,刘毅然曾经见证过国内多次新兴行业的崛起以及领军公司的路径选择。也在不断总结投资思考,并曾在2020年初发表了“金融出海方法论”。他认为,全球市场正在涌现出“一高一低”的结构化投资机会,同时在诸多新兴市场里,美国中国等先行市场的演变顺序和模式边界经验并不一定适用,完全存在跨界做新“超级英雄”的机会。金融科技作为一个明确清晰的商业模式,也会像游戏或广告等成熟互联网变现模式一样做为起点,孕育出新的变化和模式。


在他看来,国际化视野下的出海跨境创业有巨大机会,也有诸多变数,机会与挑战并存。在中国元素的加持下,华人团队一般在产品研发、技术人才、供应链、模式创新等层面有独特的优势。但同时也普遍面临本地化的挑战,需要组建一个国际+本土的复合团队,才能更好的借力亚洲经验,寻找全球机会。在这点上,一些长期base在海外并且充分理解当地市场趋势的本地华人创业团队常常有独特的优势,领创就是这其中的优秀代表。


此外,领创在新兴市场走出的创业路径也让刘毅然有了新的领悟:跨境创业常常面对的是不同维度的竞争。面对陌生复杂的市场环境,很难一劳永逸一步到位。优秀创业团队需要做的,是连续稳定的做出一系列优质决策,不犯致命错误,见招拆招,步步为营,最终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与此同时,这个时代也给了我们最大的机会:在今天全球化的资源和人才配置环境下,能汲取中国市场助力的团队一定能获得更大的维度优势,加速发展。






END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DNY123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公众号
热门标签更多
Copyright © 2016-2020     东南亚导航    闽ICP备18021440号     P: 0.048, S: 86     声明:网站上的服务均为第三方提供,与DNY123无关。请用户注意甄别服务质量,避免上当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