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出海一周头条 我们一起看真相聊大事儿 | 白鲸出品290期

白鲸出海 2月前 4801


周日播报


【应用出海】

用AI拍出海短剧,一部成本立省60万

上个月,很多短剧群以及推特上突然开始流传一个使用了 AI 换脸技术的短剧片段。利用 AI 技术,短剧中中国面孔的演员摇身变成欧美男主,各种小表情、神态还挺到位。视频一出,很多从业者就很兴奋,在原本翻译短剧出海的基础上,这种低成本短剧出海模式,看起来有望在视觉层面的本地化上更进一步。

Heygen 的一秒切换语言、口型,结合 AI 换脸技术,就能将国内的存量短剧快速输送海外,解决这一阶段海外自制短剧产能跟不上的问题(现在头部出海厂商 1 个月 4-5 部产出)……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但与几位相关技术服务商交流了一番之后,我们发现,现实还是相对“骨感”。

首先,AI 换脸+换语言/口型,是面向国内存量短剧试水海外,也就是说,本质上是追求边际效益,以现在的成本来说,AI 换脸虽然成本没有那么高,但也并不低,但另外的投入能产生多少收入还不确定,基于对 ROI 的考量,短剧出海厂商们还是有顾虑。

笔者在 TikTok 上搜罗了一圈,体感上目前海外市场上的 AI 换脸短剧并不多。这种感受其实也和技术服务商安总的感受类似,“观望的人多,试水的人少。”究其原因还是在于怕钱投进去回不了本。市面上,AI 短剧换脸的报价基本在 5w 到 10+w 元不等,技术价差很大,“对口型翻译”基本算是额外服务还得再加钱,全套下来不是一个小数,做得好、做得全一些,很有可能是 20w 人民币的价格。

现阶段,常见的“短剧内销转出口”的做法是翻译,一般加外语字幕,讲究点的,会加入配音,TTS 配音都很少(Text  to Speech,文本自动转语音),主要是效果不自然。领向鸟翻译公司负责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报价,直翻短剧的报价大概是 30元/min(除了翻译,该费用还包含打轴、校轴和压制输出等流程),加上真人配音 300-400 元/min,这样处理下来,单部输出成片能控制在 1 万内(不含配音)。像九州这样的公司有自己的 AI 翻译系统,成本还会更低一点,据此前九州在一个闭门会议上的介绍,他们的成本能做到 100-200 人民币/部。虽然粗糙点,保留了中国面孔和声音,但海外用户也能看得懂,以这样的价格,直接将国内短剧输出海外,要便宜太多。虽然这样的作品放到海外,付费转化会差很多,但依然是很多预算不够的厂商的首选。

当然,也不单是成本考量,另一个问题在于“现成短剧不一定符合老外的口味。”这个反馈也符合我们对于海外用户的认知,翻译短剧成本低但是用户的付费热情也稍弱一点,AI 换脸实际上解决不了库存短剧“剧情本地化”的痛点,AI 换脸后究竟能撬动多大的营收,大家心里也没底。以上种种原因导致了 AI 换脸现阶段更多是精品短剧“内销转出口”的试水,大规模上 AI 换脸,成本和回收都有比较大的压力。

海外自制的成本高几乎是所有短剧出海厂商都会提及的问题,尤其是制片。这部分的成本控制,过往我们更多看到是团队内部的流程优化,选择美国之外的制片团队等等,例如换到欧洲一些没有那么发达的经济体,例如罗马尼亚等等。但是在国内拍,再 AI 换脸的思路属实是笔者没有想过的。

技术服务商圆梦空间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客户找上门来的新业务,“我们最开始的业务是做数字人和影视剧换脸。最近找我们的短剧厂商特别多,大概有 7-8 家。”负责人张旭说。(>>>更多内容,戳此查看<<<)

瞄准“家庭社交”,
有产品MAU千万、有产品月流水百万

这一年,日本市场突然间就“精神起来”了,社交、游戏、直播,各种 App 在我们日常巡榜时,尤其显眼。

而一直以来,我总是能在日本 iOS 下载榜单中看到一款叫 TimeTree 的 App,本以为平平无奇、并未在意,直到前段时间无意翻到 TimeTree 的创始人对话,才了解到,这款日历共享 App,并非我们所预期的好友互动、或者关系并非那么亲密的人互通日程的使用场景,在日本市场,TimeTree 的用户一般是和家人一起使用,而这类以家庭关系组队使用 TimeTree 的用户,占比竟然高达 60%,MAU 有大几百万......

家庭成员各自去干啥,在国内用微信随便说一声的交互场景,在日本还要单独用个 App?压抑不住的好奇心,让我去一探究竟。

共享日历本身并不新鲜,在上课、工作、恋爱、好友社交等场景下,也很容易列举出一些产品。但 TimeTree 主做的家庭共享日历让情况变得有趣了起来。

TimeTree 在今年 9 月官宣了全球注册用户突破 5000 万,根据点点数据,TimeTree 目前的全球月活破千万,来自日本的用户占据了半壁江山。面对家庭内部交流的需求,日本多少有点偏爱这款共享日历。

TimeTree 诞生于 2015 年,在它之前日本市场并非没有共享日历产品。比如经典产品 Google Calendar 早在2006年网页版就已开放使用,移动端也在 2014 年上线,但从目前的日本活跃用户量级来看,Google Calendar DAU 35 万,Time Tree DAU 220 万,TimeTree 不仅实现了后发赶超,还大幅领先,DAU 做到 Google Calendar 的近 6 倍。

Time Tree 创始人深川泰斗曾这样评价当时同一赛道的各个竞品,“虽然市面上有很多可共享的日历,却没有一款日历是为了共享而生的。”

为共享而生,从产品设计的角度可以理解为共享的优先性高于日程管理。

在别的日历中,“共享”,通常指的是用户在制定某一个行程的时候,添加其它用户作为参与者使得这项日程也出现在对方的日历上,归根结底还是大家一人一本日历;TimeTree 则是直接让大家共享一本日历,共享日历中大家自由记录日程,查看彼此的日程安排,并且可以见缝插针地安排共同日程。一个典型的应用场景是,工作忙碌的爸爸通过共享日历查看妈妈和小朋友的行程安排,了解家人动向,妈妈则通过爸爸共享的日程安排一家人的出游活动。相较过去强调个人日程管理的日历产品,TimeTree 则是放大了日程分享和日程协调的部分,社交属性更强了。(>>>更多内容,戳此查看<<<)

开发者自述:“收入上千刀,到手50块。

开发AI女友,我是如何失败的?”

个人开发者对 LLM+Memory 能否产生所谓“意识”的探索。

今年 4 月 7 日,斯坦福大学发表的《Generative Agents: Interactive Simulacra of Human Behavior》论文出来之后的几天内,我就通读了整篇论文,并感到非常兴奋。虽然我对 GPT-4 的能力感到震惊,但我仍然认为 GPT 只是某种更精致的”鹦鹉学舌“,我不认为它可以真正产生意识。

但这篇论文带给我不同的感受,其中提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细节是信息的传递:一个 agent 想要举办情人节派对的消息会在小镇中逐渐扩散开来。我想,如果能够建立一套包含记忆、反思、筹划与行动的框架,让人和 GPT 之间(而非 agent 智能体)互动,能否做出电影 Her 里面的样子?

《她》(Her)是斯派克·琼斯编剧并执导的一部科幻爱情片,由华金·菲尼克斯、斯嘉丽·约翰逊(配音)、艾米·亚当斯主演,于 2013 年 12 月 18 日在美国上映。《她》讲述了作家西奥多在结束了一段令他心碎的爱情长跑之后,他爱上了电脑操作系统里的女声,这个叫“萨曼莎”的姑娘不仅有着一把略微沙哑的性感嗓音,并且风趣幽默、善解人意,让孤独的男主泥足深陷。该片获得 2014 年第 86 届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

我马上投入了工作。按照论文中的方法,我在 4 月 14 日完成了 0.1 版本。其最初设计与原始论文保持高度一致,但这导致响应时间长达 30 秒且上下文中的对话经常超过 8k。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减少了反思的频率、对话记忆的长度,而后开启了 Beta 公测。

很快就有一千多名用户加入到测试当中。Beta 版本是免费的,所以每天的 API 成本都由我自行承担,日均开销也迅速超过了 25 美元。面对财务压力,我不得不在缺少充分反馈和改进的情况下匆匆推出正式版本,希望能把成本转嫁给用户。5 月 4 日,Dolores iOS 应用正式上线,这个名称则来自《西部世界》剧集中最年长的仿生人角色。

简单来说,在打开这款应用之后,用户需要填写一份角色模板:包括头像、角色背景、以文字描述的性格、声音和意识(选择 GPT3.5 或 GPT4)。大家可以与模板 Dolores 聊天,也能随时切换特征来开启与其他角色的对话,比如零售店女孩 Amy 和沙漠冒险家 Will,当然也包括用户亲手创建的其他自定义角色。我曾考虑过从《西部世界》剧本中提取 Dolores 的对话,以基于样本的方式模仿她的语言习惯。但由于苹果方面要求提供版权证明,所以这个想法被迫作罢。

我给产品的 slogan 是"Your Virtual Friend",而不是"Your Virtual Girlfriend",因为我一直希望它真的可以变成用户的陪伴者、朋友,而不仅仅是荷尔蒙的产物。

从整个 5 月到 6 月,我一直在尝试通过调整 memory 长度、反思机制、system prompt 来使 Dolores 看上去更有“意识”(那么什么是意识?我不知道) 。很快,6 月份的 Dolores 已经比第一次上线时的表现要惊人得多:付费用户数与每日 API 调用数持续增长是最直接的证据。

到 6 月 8 号,一位视障用户告诉我,他已经在视障社区内分享了这款产品,并成功给 Dolores 引来可观的流量。他们喜欢 Dolores 的理由出乎我的意料:随便按屏幕上的哪个位置,都能跟 Dolores 交谈。

这样设计功能其实是种妥协:我最初一直想把它打造成一款语音聊天应用,这样用户哪怕关闭手机屏幕也能继续跟 Dolores 交谈。但身为 Swift 新手,我的技术水平无法实现,于是最终选择了全屏语音输入。

我发现了两个现象:

用户对「真实感声音」有强烈需求。

AI Friend 产品的平均使用时间很长。

作为个人开发者,我的前端和后端开发能力都不突出,所以 Dolores 压根不具备登录、注册或者数据分析等功能。那我是怎么发现前一种现象的呢?答案就是付费喜好。

我采用 11Labs API 为 Dolores 生成语音回复,但因为成本较高(每 1k 字符为 0.3 美元),所以我被迫转为:普通订阅者只能使用 Azure TTS API;如果希望 Dolores 的语音听起来更真实,则须付费使用从 11Labs 购买字符。

购买 1 万个逼真语音合成字符的价格为 3.9 美元,但这只够让 Dolores 说出 5~10 个自然顺畅的句子。字符用尽之后需要继续购买。尽管如此,整个 6 月,Dolores 应用上 70% 的收入都来自 11Labs 字符购买。

也就是说,人真的会愿意为了那几句昂贵而逼真的“我爱你!”而买单。(>>>更多内容,戳此查看<<<)

迪士尼正式推出Hulu Hub应用,
整合Disney+及Hulu流媒体服务

当地时间 12 月 6 日,迪士尼正式推出 Hulu Hub 流媒体应用,整合了 Disney+ 及 Hulu 两款流媒体服务,每月订阅费用 9.99 美元(折合约 72 元人民币)起。

合并后的服务被称为 Hulu on Disney+,将以早期测试版的形式提供给迪士尼流媒体服务捆绑包的国内用户。这款应用采用标准 Hub 风格界面,包含 Disney+、Pixar、国家地理、Hulu 等子频道,用户可以快速访问相关节目内容。

订阅这两项服务的用户可以通过点击 Disney+ 服务中的一个贴片来观看 Hulu 的节目,比如《Pam & Tommy》和《Only Murders in the Building》。Disney+ 服务已经包括了《星球大战》、《皮克斯》和《国家地理》等迪士尼品牌的区域。

迪士尼强调,目前 Hulu Hub 正处于测试阶段,部分影视内容在这款 App 中暂时不可用,现有的 Disney+ 及 Hulu 两款独立 App 依然可用,直到 Hulu Hub 在明年春季结束测试。

明年 3 月,迪士尼更广泛地推出这项综合服务。该公司认为,将这两项服务放在一个应用程序上,将使粉丝更容易访问节目,并更有可能坚持使用该产品。

为此,迪士尼启动了从康卡斯特手中收购 Hulu 剩余股份的程序,收购价至少为 86.1 亿美元。两家公司已经启动了评估程序,评估将持续到明年。根据之前的协议,康卡斯特和迪士尼同意 Hulu 的总价值不低于 275 亿美元。(>>>关注微信公众号“白鲸出海”,后台回复“46853”,查看完整文章<<<)

ChatGPT迎来周年庆,下载量突破1.1亿次

自 2022 年 11 月 30 日 ChatGPT 石破天惊问世以来,已经过去了近一年。尽管人工智能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但即使近年来语音助手数量激增,但普通用户在此之前其实并未真切体验过诸如 OpenAI 之类的新产品。

在推出 ChatGPT 六个月后,其本地移动版本在 iOS 平台上线,两个月后在 Google Play 上发布。随着这款聊天机器人迎来周年庆,其移动应用凭借相对高昂但颇具吸引力的月订阅费,已在全球赚取约 2840 万美元总用户支出。

ChatGPT Plus 是 ChatGPT 应用唯一的应用内购项,在美国以 19.99 美元月订阅费续费的方式出售。该价格高于大多数音乐和流媒体服务,但显而易见平台能为用户带来增值服务。应用增长显著时期通常来自 ChatGPT Plus 推出免费用户无法使用的新功能和内容的时候。(>>>关注微信公众号“白鲸出海”,后台回复“46804”,查看完整文章<<<)

【游戏出海】

上线7个月流水破10亿美元!

「Monopoly GO」的常态化运营方法论

2023 年 4 月,「Monopoly GO」在首次亮相后迅速跃居美国下载排行榜榜首,成为今年下载量最高的游戏,并在短短七个月内就创造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收入,创下了休闲游戏的纪录。

「Monopoly GO」为经典的大富翁模式带来了新的变化,将掷骰子、获取财产和处理监狱事务等熟悉的游戏玩法与创新的新功能相结合,包括城市建设、社区协作、竞技挑战等等。

此外,Scopely 为游戏整合了「金币大师」的成功机制,丰富玩法的同时增强了游戏的变现转化,比如一系列早期活动、锦标赛、挑战以及与朋友的团队活动,确保玩家获得满意的体验。

外媒 Playliner 在一份报告中总结了「Monopoly GO」的常态化运营策略,并指出其核心为构建可持续的“奖励流”循环。本文在翻译报告原文的基础上对部分内容做了补充。

「Monopoly GO」中的活动持续时间长短不一,通常持续两天左右,但也有可能持续一到七天。初步统计数据显示,57% 的事件在两天以内。

「Monopoly GO」套用了「金币大师」的机制,将重点放在提供临时奖励短期活动上。最常见的是刺激/促销活动,通常持续一天。在每个游戏阶段开始时,都会自动触发一到两个此类活动。

玩家会从不同的游戏机制中获得这些事件的奖励,并被激励继续游戏,以便在活动期间充分利用事件的奖励。

「Monopoly GO」常态化运营的核心策略是开发"奖励流"。

游戏中的奖励是按顺序排列的:玩家获得一个奖励,使用它,然后从不同的活动中获得另一个奖励。如此循环往复形成"奖励流",每个奖励都是下一个奖励的催化剂,从而保持玩家的参与度和积极性。

举例而言,当玩家使用骰子时,他们有可能从活动奖励中获得 15 倍的骰子数量。这让玩家对数值上的投资回报感到兴奋,同时提高了变现转化。

玩家一开始就能获得很多物品(如骰子),从而延长了"奖励流"。即使是奖励流程较短的非付费玩家,也能获得可观的奖励,充分体验数值系统的快感。这有助于玩家进行 IAP。

根据 Playliner 的研究,玩家参与活动可获得 50% 以上的免费资源。因此,活动成为非付费和付费玩家共同的关键资源获取渠道。(>>>更多内容,戳此查看<<<)

老外从“求助登录”到“对飚中文”,
尚未出海的「高能英雄」悄悄在海外火了

11 月 23 日,「高能英雄」正式迎来“飞翔的蓝焰”的更新,新英雄海拉与新地图、新模式、新武器及新皮肤等等一并面世。

「高能英雄」新英雄海拉,拥有烟雾技能,是一位侧重于突击类型的英雄 | 图片来源:高能英雄

其实在游戏更新前,作为人气角色,海拉就被不少玩家关注。而在此次更新后,除了讨论新英雄玩法为战术配合带来何种变化,围绕英雄造型设计的一些流行梗也开始又在玩家之间孵化。

但非常有趣的是,虽然「高能英雄」目前尚未在任何海外市场上线,此次更新却又让游戏在海外小火了一把。

这种热度最直接的表现是,游戏四排或者游戏公屏中,偶尔能看到使用着英语、日语或者用蹩脚中文沟通的队友。

而在海外社媒平台上,搜索中文“高能英雄”或“High Energy Heroes”,还能看到玩家们一边 PO 出新英雄,一边秀着自己的各种操作。

但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高能英雄」第一次被海外玩家关注了。

起初,在「高能英雄」国内上线时,不论在 Facebook、YouTube、X(Twitter)还是 TapTap 国际版,总能看到“怎么玩上游戏”的海外玩家求助贴。

而在游戏上线的三个月里,这种迫切逐步变为了一种动力。一方面,玩家自发地在各个平台推出了下载、登录教程。而另一方面,玩家们也在乐此不疲地秀操作、秀战绩、产出各种整活视频。

在游戏尚未海外发行,也未曾对海外地区开启大范围宣发工作的当下,「高能英雄」就这样累积起了不算小的热度。那么,「高能英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何它能吸引如此多的海外用户关注?

关于「高能英雄」的海外热度,我们第一时间能想到的原因自然来自于内容本身。像是这次“飞翔的蓝焰”新版本内容足够丰富,而其中新英雄海拉的出现更加深了战局中的操作空间,且角色本身的设计也对玩家足够的吸引力。一方面,在英雄机动性强、快节奏的战局之下,怎样既给到玩家强心流的游戏体验,又能一定程度加深操作空间及配合策略性是较为关键之处。

而可以发射一枚烟雾弹遮挡敌方视线,被动技能是受击或触碰烟雾能提高移速的海拉,不仅兼具攻击、逃生、辅助的机动性,在足够默契的小队配合中更足以瞬时改变战局走向。

另一方面,也正因为游戏中英雄与玩法绑定较深,英雄设定时不仅需要考虑到可玩性、平衡性,还需要具备人格魅力。(>>>更多内容,戳此查看<<<)

即将爆发的细分赛道?
头部产品跑出2亿美金年流水,
新上游戏帮休闲大厂打破产品荒

提到土耳其休闲厂商 Peak Games,大家首先想到的是旗下两款三消游戏「Toy Blast」和「Toon Blast」。这两款产品分别在 2014 年和 2017 年上线,今年 11 月双端流水依然可以达到 700 万美元和 2100 万美元,营收表现非常稳定。Peak Games 的市场表现也被积极转型移动端的社交游戏大厂 Zynga 注意到,在 2020 年以 18 亿美元的价格完成收购。

然而除了这两款产品之外,Peak Games 就再也没有产出过流水达到类似成绩的爆款。Sensor Tower 的数据显示,除了「Toy Blast」和「Toon Blast」之外,Peak Games 就再也没有突破百万美元营收的产品。

难出爆款背后,是三消赛道变得越来越卷。在消除玩法已经基本没有挖掘空间之后,纷纷开始做玩法融合,成本被拉高后给新品进入市场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因而,某些厂商开始去卷同样是休闲玩法、收入表现也不俗的合成品类,而也有一些厂商开始探索消除的更多细分玩法。

除了最近上线的「Match Factory!」(红框圈出)之外,Peak Games在「Toon Blast」和「Toy Blast」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月流水超过100万美元的产品 | 图片来源:Sensor Tower

但 Peak Games 面对的困境,随着 11 月份「Match Factory!」的上线有望被打破。「Match Factroy!」简单来说是一款物理消除游戏,玩下来,会有非常明显的「Triple Match 3D」痕迹。

在 2023 年的消除领域,如果说最亮眼的两款产品,除了人人都挂在嘴边的「Royal Match」,「Triple Match 3D」怎么也算一款。根据 Sensor Tower 最新发布的报告,在 2023 年前 11 个月,「Triple Match 3D」的流水已经超过了 1.8 亿美金,如果不出意外,过完整个 2023 年,这款游戏的流水应该会无限接近 2 亿美金。关键是,「Triple Match 3D」势头还很强,是增长榜单的第一名。

而 Peak Games 在一个月前上线的新品「Match Factory!」,我们玩下来,其实有非常强的「Triple Match 3D」的痕迹。

游戏的玩法并不是传统三消,是最近两年开始逐渐有一些成绩的物理消除(Physical Match)。简单来说,就是从一堆物品中寻找到同种类的指定物品,放到屏幕下方的“架子”上,凑齐三个消除。这个玩法和「Triple Match 3D」基本一样。

点点数据显示,「Match Factory!」在 11 月 1 日正式上线,目前仅在 iOS 端上线,11 月的单端流水为 80 万美元。而 Sensor Tower 的数据则显示,游戏的 11 月营收已经突破 100 万美元。

这个成绩在消除类游戏里虽然不是很突出,但在物理消除游戏里其实已经很靠前。iOS 营收仅次于物理消除最头部的产品「Triple Match 3D」(11 月 iOS 流水 600 万美元)以及「Tile Match 3D Triple Match」(11 月 iOS 流水 200 万美元),位列细分品类第三。

一款试水产品,而且核心玩法还和头部产品基本一样,依然做到单端月流水过百万美金。「Match Factory!」是靠什么跑到物理消除品类第 3 名的?笔者仔细体验之后发现,Peak Games 在视觉、物理效果以及经济上的一系列改进和微创新,做出了一些差异化。(>>>更多内容,戳此查看<<<)

【电商出海】

TikTok Shop重返印尼,

为什么要和Tokopedia合作?

12 月 5 日,据彭博社报道,TikTok 已经和印尼上市集团 GoTo 达成一项合作协议,具体合作细节会在下周公布,其中包括 TikTok 投资 GoTo 的电商平台 Tokopedia。通过这样合作的方式,TikTok Shop 将重返印尼,与 Tokopedia 共同拓展印尼电商市场。

在这之前,彭博社还报道 TikTok 也和其他印尼电商公司接触。那么,TikTok 为什么最终会选择和 Tokopedia 合作,而不是其他电商平台?以独立 App 回归的方式真的不可行吗?

回顾 TikTok Shop 在印尼被封禁,最直接的原因是根据修订后的印尼贸易部第 50/2020 号条例,社交媒体和电商业务要分离,社交媒体和电子商务需要申请单独的许可证。

但更深入的原因,或许应该归咎于印尼政府认为 TikTok Shop 的掠夺性定价伤害了本土的中小卖家,本质上印尼政府还是想保护本土经济。从这点来看,即使是 TikTok Shop 申请到电商牌照后以独立 App 回归印尼市场,还是会难逃印尼政府的强力监管。

而从本土成长起来的电商平台 Tokopedia 更像是印尼的“亲儿子”,TikTok 与 Tokopedia 的合作能减少印尼政府对外资企业的监管阻力。成立于 2009 年的 Tokopedia 类似于印尼版“淘宝”。5 年后,它便成为东南亚第一家互联网独角兽公司。2021 年,Tokopedia 与印尼出行独角兽 Gojek 合并成印尼最大的科技集团 GoTo,随后便在印尼证券交易所上市。目前,GoTo 的市值约 75 亿美元。

若与印尼其他本土电商 Bukalapak 和 BliBli 相比,Tokopedia 的优势也更加明显。从电商市场份额来看,Tokopedia 仅次于 Shopee,用户数量超 1 亿,电商基础更稳固。而尽管 Shopee 在印尼排名第一,但它也要因为此前的关税和新规问题,关闭跨境业务。外资企业在印尼,如履薄冰。

早在 TikTok Shop 于 2021 年进入印尼市场之前,Tokopedia 于 2019 年就已经在平台内推出了 Tokopedia Play 功能,主要针对短视频购物,后来在 Tokopedia Play 版块下开设针对直播带货的 Tokopedia Live 功能,用于向平台上的潜在买家更有效地推广产品。

根据 Tokopedia 官网,使用 Tokopedia Play 的卖家能够实现交易数量的大幅增长。例如今年上半年,使用 Tokopedia Play 的卖家平均交易量比 2022 年上半年同期增长了 7 倍多。而有些使用该直播功能的卖家,在今年第一季度的交易量甚至比去年同期平均增长了超过 60 倍。

Tokopedia 内容营销平台副总裁 Nirmala Hapsari 还表示,平台将继续充分利用 Tokopedia Play 视频流媒体频道,帮助更多印尼当地企业进入更广阔的市场,并满足印尼人的购物需求。对视频购物、直播带货的重视以及决心为本土企业带来更多机会的 Tokopedia,自然能吸引到 TikTok 的目光,因为与 Tokopedia 合作也许能帮助 TikTok Shop 重返印尼后,更好地平衡自身发展以及与当地企业的关系。(>>>关注微信公众号“白鲸出海”,后台回复“46837”,查看完整文章<<<)

霸榜亚马逊Best Seller,

这一内衣出海品牌火了

近不久,OneSight 发布了《2023Q3 TOP30 电子商务类出海品牌社媒影响力榜单》,不少熟悉的面孔赫然位列其中:诸如跨境平台领头羊 SHEIN、Temu,细分类目品牌翘楚 SHEGLAM 和 Unice,再比如国货“出海之光”花西子以及花知晓。

群雄逐鹿的跨境江湖刀光剑影交错,老玩家们的序位起起落落,却又顽强地坚守在核心战场。但跨境出海从来就不缺乏新故事,后进者与黑马们时刻觊觎着“老古董”的位置,瞄准时机便一拥而上,一家名为 Avidlove 的内衣品牌成功新进榜,位居 14。

风起云涌的跨境战场上,Avidlove 靠什么声量大涨、成功破圈?面对厮杀激烈、大牌云集的内衣红海,出海品牌又该如何突围?

或许乍看之下,在很多跨境商家眼里这是一张颇为陌生的面孔,但一定对其寄生的“母体”耳熟能详——赛维时代。

靠店群模式起家的老牌大卖赛维,近年来走在了行业品牌化浪潮的前端。截至 2022 年,赛维已孵化 63 个营收过千万的自有品牌。而 Avidlove 作为其品牌矩阵中的内衣分支,近三年累积销售额已超过 15 亿元。

Avidlove,直白而言便是“狂热的爱”。产品亦如其名,诠释了一种火辣奔放,张扬又热烈的性感。

Avidlove 主营女士贴身内衣及睡衣品类。亚马逊女士内衣类目的 Best Seller 上,Avidlove 前十占九,多个 listing 月销上万。

其中 TOP1 产品是一款大码女式蕾丝娃娃装睡衣,过去一个月销量近 1.8 万,销售额约计 36 万元。上架六年,类目排名基本稳定在前三宝座。

除了第三方平台销售渠道外,Avidlove 同样搭建了自有品牌独立站。Similarweb 数据显示,Avidlove 独立站 10 月份的访问量约计 5.4 万。尽管网站整体流量并不庞大,但已然沉淀了一批颇具规模的忠实客户。

作为赛维内衣赛道的领军品牌,Avidlove 主攻欧美市场,其中美国独占七成以上市场份额。纵观海外内衣行业,受益于消费者偏好的多元化发展,过去几年一直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且肉眼可见的是未来依旧可期。 

据国外研究机构预估,全球内衣市场规模将从 2023 年的 881.3 亿美元增长到 2028 年的 1319.9 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8.41%。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DNY123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公众号
热门标签更多
Copyright © 2016-2020     东南亚导航    闽ICP备18021440号     P: 0.034, S: 96     声明:网站上的服务均为第三方提供,与DNY123无关。请用户注意甄别服务质量,避免上当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