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航空货运市场现状:运力大于需求,运价承压?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设为星标



客运班的复苏导致拉美许多国家的货运能力大幅增加,同时该地区的出口需求仍然十分强劲。


在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每月货运统计显示,拉丁美洲是航空货运活动增长最为强劲的地区。


南美最大航空公司LATAM Cargo首席执行官安德烈斯·比安基(Andres Bianchi)指出,与2021、2022年的大多数其他地区相比,拉美地区的业务增长并没有那么显著,而自那时以来也没有出现显著的下降。


人们担心海外对花卉和水果需求下降,但运营商报告称,拉丁美洲的出口仍然繁荣。据DHL全球货运(DGF)美洲-拉丁美洲航线发展总监罗伯特·维利亚米萨尔(Robert Villamizar)报告,在今年早些时候,一些拉美国家就有了出口量的压力,尤其是在洪都拉斯,当地的罗非鱼和红毛丹出口一直表现强劲。货代公司不得不将货物从洪都拉斯运往萨尔瓦多,以赶上北向货船,来缓解运力压力。


今年,大量的运力涌入拉丁美洲,解决了运力瓶颈的问题。


法国航空荷兰皇家航空马丁航空货运(AFKLMP)南美区总监恩里卡·卡隆吉(Enrica Calonghi)观察到,目前拉美市场已经不需要更多的运力,厄瓜多尔一度缺乏运力,但现在已经足够。


根据比安基的说法,与南美出口相比,进口货运的需求大幅下降。在进口方面,巴西占据了近三分之二的需求,但其他市场表现不佳,并且大多数地区的进口量正以相同的比例收缩。原因可能在于,一些国家的政治不稳定性加剧,进一步导致了经济状况的恶化,形成对投资不利的环境。


然而,即使进口疲软,但运力却在持续涌入当地市场。

1

客机腹舱货运再度兴起

拉美地区运力大幅增长,其中一个主要推动因素是客运需求的恢复,推动了哥伦比亚航空等航空公司的机队扩张,而LATAM Cargo也加大了客运业务的运营力度。


国际客运航空公司也加强了飞往该地区的航班。卡隆吉指出,像巴西和阿根廷这样的目的地在旅游方面需求旺盛,部分原因是这些市场现在对度假来说会相对便宜。


法航荷航货运(AFKLMP)将在今年冬季季节重返圣何塞,并增加飞往圣保罗的运力。它还提供到该地区的日常货机服务,服务于波哥大、基多、圣地亚哥、圣保罗和布宜诺斯艾利斯。不利的气候条件导致今年易腐烂商品的产量下降,该公司在利马的业务已经减少到采用腹舱运力。


卡隆吉表示,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进入市场,尤其是航空货运公司。像卡塔尔航空这类公司,推出了每周一班的波音777航班,在达拉斯-沃思堡与波哥大之间运营。


包裹承运商也在市场上积极扩张,去年,DHL启动了从迈阿密到圣保罗的波音767F航班,每周6班,还在去年十月底开始运营从迈阿密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航班,每周6班,经由圣地亚哥返回。


B767-300F 来源:DHL

菜鸟网络去年在巴西建立了智能配送中心,与智利和墨西哥的设施连接,计划开设空中和海上航线,到目前为止,菜鸟已经开通了定期货运包机服务飞往该地区。


卡隆吉称,电商一直是拉美进口货运的主要推动因素,尤其在巴西和墨西哥,电商商品的进口需求一直非常强劲。


维利亚米萨尔则表示,一些行业的需求有所增长,特别是在矿业、建筑领域的制造和工程方面,在年初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低迷之后,生命科学领域的需求也已经反弹,这仍是DHL货运的增长重点。


拉丁美洲货运城(LACC)在蒙得维的亚卡拉斯科机场经营着自由贸易区,多年来一直专注于制药和生命科学领域,力图成为制药分销的区域枢纽。这吸引了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等制药公司的进驻,而LACC则继续扩大容量,在今年春季,它完成了一座新的制药设施的建设。

2

近岸化趋势

考虑到未来的增长,北美的公司正寻求将采购源头从中国转移到离他们市场更近的地区,拉丁美洲的运营商也在关注近岸化的趋势。


到目前为止,墨西哥一直是这一趋势的主要受益者,这导致美墨边境的拉雷多口岸在今年成为货物从洛杉矶进口到美国的最大门户。


随着一些公司(包括中国制造商)在墨西哥设立业务或进一步扩张,飞到这一市场的空运运力已经增加,但对运输公司及其客户来说,这一过程十分坎坷。今年1月,墨西哥政府发布法令,要求货运运营商退出墨西哥城本尼托·胡亚雷斯机场,以缓解其长期存在的拥堵问题,这引发了承运商向新扩建的费利佩·安赫莱斯机场(AIFA)的迁移。


AIFA拥有现代化的货运基础设施,且并不拥堵,但这次迁移对航空公司来说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主要是因为清关的问题,货物需要在两个机场之间来回奔波,造成了长时间的延误。


维利亚米萨尔称,在墨西哥的这次转移并不容易,地面物流简直是一场噩梦。


迄今为止,墨西哥已经占据了近源化趋势中最大的市场份额,但一些公司也表示,有兴趣在其他拉丁美洲国家建立生产设施。不过,比安基指出,实现这一发展需要时间,预计在2025年之前不会有任何重大发展,此外,这将改变南美洲的出口矩阵。


目前,汽车行业一直是墨西哥吸引投资的主要项目,但对对于空运运营商来说并不是强势板块。


卡隆吉在报告中提到,尽管墨西哥和巴西这两个地区的汽车和制药货运量增长明显,但大部分汽车货物已经转移到海运。


维利亚米萨尔表示客户正试图重新评估当前的运输方式特别是一些大客户正在努力节省开支现在已经出现货物从空运转移到海运的现象货物量下降得比预期的更多。

3

运费承压

不断增加的运力、需求减弱以及部分货物转向海运的组合效应,对拉美市场的空运价格造成了压力。


维利亚米萨尔观察到,为了应对这一情况,一些航空公司选择取消航班,或者合并先前分开服务的目的地,这减少了到圣保罗、圣地亚哥以及到利马某些地区的运力。并且,现在的运价应该已经触底了,预计到第四季度和明年,运价才会更为稳定。


卡隆吉也认同这一观点,认为现在的收益正在下降,但不久后将会迎来稳定。


虽然市场需求放缓,但并没有阻止LATAM Cargo的扩张,今年该公司接收了三架波音767-300货机加入机队,其全货机阵容已经增至19架。LATAM的腹舱运力在疫情前一度占其整体运力的55%-60%,到今年,腹舱运力的增长也比预期更快。


新增的货机运力被用于加强特定区域服务网络并开设新航线,例如阿姆斯特丹到库里奇巴每周两次的服务,以及从利马到洛杉矶、再经由芝加哥返回到圣保罗的航线,这一新航线也为LATAM进入美国市场打开了新入口,同时为其跨太平洋的航空货运提供了互补服务。


比安基热衷于与一些精选的航空公司进行更紧密的合作,进一步发展航空货运。他正在准备与达美航空合作,但表示现在透露这些计划还为时过早。


竞争对手哥伦比亚航空也正在追求互补服务的机会,目前已经与土耳其航空货运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探讨合作途径,如货机容量协议。


今年8月,哥伦比亚航空推出了一条迈阿密-圣保罗-维多利亚的航线,为Rhenus、DSV、Expeditors和Draco运输货物,此前该公司已经调整了产品阵容,并完成了活体动物运输的CEIV认证。


对于比安基而言,数字化是未来的一大重点。今年春天,LATAM与秘鲁、西班牙的货主、货运代理和海关机构进行了一个试点项目,试验了ONE Record计划。他报告说,这一计划将减少70%至90%的处理时间。


卡隆吉称,在拉丁美洲,法航荷航货运的数字化已经取得了良好的进展70%的预订来自在线工具电话预订不到10%


来源:法航荷航货运

如果有什么不足的地方,那就是航空公司似乎要比货运代理更加缓慢地拥抱数字化,维利亚米萨尔表示,航空公司在数字化方面的投资仍比较有限,但一直在推动改善。


在巴西的海关机构中,数字化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现在海关能够以更高的可见性和更快的速度处理货物,出现问题的情况几乎没有。


卡隆吉表示,巴西的新海关程序可能会使瓜鲁柳斯和维拉科波斯,这两个为圣保罗提供服务的主要机场,成为飞往其他国家的主要枢纽。目前,这一方面的真正影响尚未显现,如果真的如此,这些机场将成为该大陆的门户,类似于迈阿密在与拉丁美洲地区国际流通中的角色。

▬ ▬ 
来源:《Latin America: Yields under pressure as capacity outstrips demand

翻译、编辑:Summer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DNY123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你可以在 登录 or 注册 后,对此帖发表评论!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热门标签更多
Copyright © 2016-2020     东南亚导航    闽ICP备18021440号     P: 0.029, S: 96     声明:网站上的服务均为第三方提供,与DNY123无关。请用户注意甄别服务质量,避免上当受骗。